《山海经》背后的秘密竟然是……

时间:2017-12-01 10:15 来源:网络整理

编者按:      

一个事实可能在流传之后经历一番变故:现实变成历史,历史变成传奇,传奇变成神话。神话会变成什么?神话最后可能转过来又变成了科学。

  对《山海经》的研究古来有之,大部分人如今会将它看作是一部兼具神话典籍与地理方志属性的奇书。而本书作者却以全新的角度,翔实的资料,缜密的推演,提出了一个颇显震撼的结论:《山海经》(《海内经》、《大荒经》)乃是一部记录时间历法的“天书”。与其说它是中国神话之渊薮,不如说是华夏世界观之原型。

  这幅描摹风土地理、物产巫觋、大荒异兽的瑰丽长卷,真正的展示课题竟然是天宇星图?

  古代的典籍浩如烟海,历代学人通过传、注、疏、证、解、释、发微、探幽……种种努力,去靠近它们、理解它们、阐释它们,但是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以至于皓首穷经之后可能得到的结果与事实相去更远。相比之下,该书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在坚实的学养基础上,经过一个优雅的转身,换了一副眼光,经典就成了另外一张面孔了。无论掩卷认同与否,都须承认这样的观点和论证正是研究的活力源泉,也足够为作为读者的我们开拓视野。

《山海经》背后的秘密竟然是……

导言


《山海经》,一个未解之谜(节选)

(一)

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代典籍中,《山海经》一直是一个令人困惑的异数。钻研此书者,虽历代不乏其人,然大多不得要领,致使其本来面目至今秘而不宣。

《山海经》在古代一直是被作为地理书看待的,《山海经》确实也像一部地理书,因为其中通篇皆是关于山川方国、珍奇博物的描写,但是,自汉迄清,任凭学者们上下求索,却谁也说不清书中那些山在何方?水流何处?现代学者因为受了西方神话学的影响,又见书中充斥着缪悠荒诞、非常奇怪之言论,因此又将此书视为神话之渊薮,但对于那些所谓神话的解释却仍是人言言殊,众说纷坛,到头来,《山海经》还是一个不解之谜。《山海经》,就像一个虚无飘渺的海外仙境,依然是烟波微茫信难求。

汉代学者刘韵、王充相信此书是大禹和伯益在治理九州、周流天下时记载山川风土的地理风俗志;东晋学者郭璞认为此书是荟萃方外珍奇、阐发要道妙论的博物之书;朱熹称此书是依托《楚辞·天问》凑合之作,又称此书与《天问》一样,是摹写图画而成;明代学者胡应麟视此书为古今语怪之祖,纯为战国好奇之士搜采异闻诡物编造而成;明代学者杨慎说此书记载的是禹贡九鼎上那些魑魅魍魉的图像。到了现代,西学输入,学者眼界大开,对《山海经》的认识也异彩纷呈、众声喧哗。鲁迅说它是古之巫书,记载的是古代巫师祭神厌鬼的方术仪典;茅盾、袁珂说它是远古神话,寄托了华夏先民丰富而奇丽的想像。古人眼界有限,故一直将《山海经》的世界局限于华夏九州,现代人视野恢阔,因此,说起《山海经》来也没了遮拦,卫聚贤说《山海经》是印度人写的;苏雪林则称《山海经》是古巴比伦人作的,书中的“海内”、海外的“海”就是现在的黑海、里海、地中海、阿拉伯海、印度海;美国人默茨(H.Mertz)称《山海经》中的“大壑”就是北美洲科罗拉多大峡谷,《山海经》又被从古大陆扩展到了新大陆……

《山海经》背后的秘密竟然是……

自古迄今,人们一直用一种神秘的眼光看《山海经》,或许《山海经》原本并无什么神秘的意味,神秘的不是《山海经》,反倒是读(山海经》的人和研究《山海经》的学者。《山海经》也许原本是一本很平淡无奇、朴素无华的书,讲的只是古人司空见惯的事情,只是由于读者的少见多怪,注疏家的东拉西扯,研究者的故作高深,反倒为一本原本朴素的书遮盖上了神秘的色彩,从而把平常的事体变成了不解之谜。因此要读懂《山海经》,要成为《山海经》的知音,首要的不是随波逐流地汇入猜谜者的行列,让前人的凌乱足迹引入歧途。前贤有言:经为解晦,当求无解之初;史为例拘,当求无例之始。因此,要揭开《山海经》之谜,当务之急是回到文本本身,静下心来体贴地阅读文本,细致地辨识文本本身的差别和层次,系统地把握文本内在的结构和体例,遵循文本本身脉络的引导,倾听文本自身的讯息,或许,《山海经》的秘密就会在此之际栩栩然地呈现出来。

(二)





上一篇:广州本地宝
下一篇:青年学者解读不一样的《山海经》:光怪陆离背
相关文章